脚劲要好 All on foot

紧贴校园的商场,教学即是生活。

美国的乡下,出了家门就要踩油门。没有汽车,寸步难行。在世界大城市的人均石油消耗统计上,美国的城市高踞榜首,休斯顿、洛杉矶、凤凰城..  榜单的末尾是香港。在美国,开车路上没有人,大路小路各有乐趣。在香港或其他中国城市,到处是人,人车争道。在香港市区,100多米就是一个红绿灯,乘在的士上,你都觉得烦。有了车,放哪儿呢?我住的地方,地下室是车库,每车位拍卖或二手价,150万以上,月租3千以上。就是那 块2.5 x 5米的水泥地,现在也成了投资对象。好像比出租房子,回报更高 。蜗居城市的人,有多可怜。所以你看中环甲级写字楼里,衣冠楚楚的董事或打工皇帝(尤其是老外),也是乘地铁来上班。我经常在地铁里碰到立法会议员、明星政客、大学校长。人家和你一样挤地铁,站着看报纸呢。

香港地铁和铁路发车的密度,在世界大城市中数一数二。我每天傍晚在九龙塘的桥上,见到火车进站,从不追赶。因为这班赶不上,下班再慢也会在2-3分钟内到达。地铁或铁路是天价投资,多人乘坐,对社会和投资者都有好处。香港50%的居民,住在铁路站500米半径内。新的这类住区,被人称为‘铁路村庄’。近90%的居民出行,使用公共交通,这个比率比北京、上海要高许多。世界领袖们每天在奢谈0碳排放,还请他们首先限制轿车的发展和郊外subdivision的开发。

500米的半径,是关于铁路站交通引导开发 ( TOD) 提出来的理想距离。一个正常人走500米,不紧不慢,大约需要10分钟。但现在开发商嘴里忽悠的这个距离,多数指的是居住屋村到车站大楼口上的距离。香港的地铁站上,多是庞大的shopping mall, 几万到10几万平方米,5-6层甚至10几层高的商场。你入到这个大楼,一层层电梯楼梯下去,走到站台火车边,可能又要10分钟。我们的校园,位于地铁和东铁的九龙塘站,从地铁下车,通道进入又一城商场,经过好多层长短电梯的抬升,进入校园,又是层层电梯而上。这一路,你都是在有盖通道、商场、大厅里走路,和马路完全无关。 走到要去的那个教室、那个办公室,最快也要10分钟。这10分钟路,很多都是在商场中庭和天窗大厅里走动,旁边是店铺或沙发,在交错的滚梯上下,看那些名牌店、各色广告和中外行人,还比较有趣。

尖沙嘴的地铁和东铁之间,地下通道和商场如蛛网般密布延伸通往各处大楼和支路,直追大阪。中环从水边天桥,经IFC向山而去,到皇后大道东的置地广场和半山的终审法院,这一路7-800米的方圆内,天桥密布,通往各个大楼,行人不必落到地面。早上上班时分,这一路,行人匆匆,皮鞋声咯咯作响,都是分秒必争的白领精英。

从我家关房门,门厅或天桥上顺手取2-3份报纸,走到红勘站台火车边,8分钟;火车2站,从轮子开始滚到九龙塘站停,6分钟,这时报纸扫了遍标题,或把施永青先生的专栏囫囵看完。下车从又一城商场上到办公室开门,5分钟。这一路,不与路面的车辆交通相会,也不用带伞。从我家到尖东的科学馆和历史博物馆,全部从天桥和车站上走,约需25分钟。走走是蛮累的,但因为都是在步行区内,不必担心车辆,所以要去那个地方,也只能是走。

某次去旺角朗豪坊购物,想从旺角东火车站回家,这两点,应该有7-800米。这时突然天下大雨。我就从地铁站的这头走到那头,再上旺角道天桥,在旺角街市买菜,从新世纪商场进入旺角东车站。雨没有淋到,但一个人在困倦的时候走这10几分钟路,好吃力的。去沙田文化博物馆,看毕加索画展。去时,在车公庙下车,走5分钟到馆。回来时,想去新城市广场吃饭。看了展览已经很累,再下隧道、爬天桥、走通道,入商场,10几 分钟,拖到新城市广场7楼的食府,老婆怨声载道。

距离总是在那里,不会缩短。只是车站、天桥和步行的范围越来越大,使你感到‘已经到了’、‘进站了’、‘已上天桥’等等心理安慰。步行城市,还是要靠脚劲。我在想,当一个人渐渐老去,他是否还能这样行走?

I-Square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琐事.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8 Responses to 脚劲要好 All on foot

  1. 勺子 says:

    “世界领袖们每天在奢谈0碳排放,还请他们首先限制轿车的发展和郊外subdivision的开发。”
    赞!
    香港的公共交通系统很好的了,深圳也比一般的内陆城市好,这也是我到现在也不买车的原因。

  2. 7 says:

    人关于步行的直觉本能,第一是走地面,第二是走直线。这在香港的新建重要城市设计项目中都很难体现出来。在香港,人流组织是靠制造一些有吸引力的 元素来引导人们使用这些繁琐的步行系统。修建天桥和用商业及交通来统联巨大尺度的室内城市空间是这一类巨构建筑常见的城市设计语汇,但是体现出来的原则是人的本能背道而驰的。人车分流和空调化商业空间等,表面体现出来对步行者的关怀,实际上是追求车行交通效率和商业利润最大化,将人在城市中最重要的探索自由给限制了。人们生活在城市中享受‘城市感’带来的丰富生活体验,这些体验应该到处皆是,而非仅仅局限在地铁站大商场和看似无所不在无处不达的天桥。
    我曾经赞扬过这些东西,觉得香港对行人关怀备至,懂得如何讨好这些顾客。但是在其他城市我看到更好的选择,地铁并不是公共交通的唯一依靠,商场也不应该纵容完全收编路边小店以至于街道空间萎缩,而天桥地道更是解决步行交通的下策。这些对涉及公共利益的选择毫无疑问来自于城市的整体价值观。
    密度所能带来的,到底是城市设计的借口,抑或是机遇?对交通的‘有序’组织和追求尊重人的行为而带来的多样化空间效果,这些谁更重要,他们只能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吗?这样看,香港还远非完美。

    • 经过几年的再思考,小宅同志开始以更批判性的眼光来看香港的这些高密度设计手法。‘商场也不应该纵容完全收编路边小店以至于街道空间萎缩’,西方左派知识分子对此已经批评了10几年。但最后,市民群众对空调和商业空间的‘喜闻乐见’对这个问题投了一票。在极度缺乏地皮的香港,私人的商业空间起到了一些‘公共空间’的作用,世界杯和奥运会,apm和奥海城的中庭里挂起大电视,整晚人山人海。最近,我们有篇关于‘商业中庭- 另类公共空间’的文章,发表于Urban Design International. 主要是探讨这类现象。

      ‘人关于步行的直觉本能,第一是走地面,第二是走直线。这在香港的新建重要城市设计项目中都很难体现出来。在香港,人流组织是靠制造一些有吸引力的 元素来引导人们使用这些繁琐的步行系统。修建天桥和用商业及交通来统联巨大尺度的室内城市空间是这一类巨构建筑常见的城市设计语汇,但是体现出来的原则是人的本能背道而驰的。’
      和人的本能背道而驰,对我是一课。谢谢小宅啊。

    • 左派的说法,总是占领道德高地,但在实践里行不通。就像百佳惠康里卖肉,便宜过街市,街市摊贩就游行,说是大超市打压他们。哪里便宜,老百姓就到哪里去买,老百姓总是按这样的准则办事吧。

  3. Li says:

    那个车位的售价实在让人乍舌啊!在美国没有多少走路的机会,倒是很希望有这样的走路机会,都省去了去健身房的时间了。学校旁边竟有如此大的商场,不是给了学生太多流连迟到的机会啊!

    • 阿丽姑娘, 住在美国的subdivision里, 房间里的许多地方,你都不会每天去。 你无法想象拥挤闹市里的苦况。
      因为香港到处是商场,学生从家里出发上地铁时,也经过了大商场,所以就不会在这里流连。只是傍晚在这里等人,看溜冰,看中庭里的商业展览,或模特儿行天桥。

    • 那个车位,接近20万美元,就这么块水泥地。

  4. 6 says:

    封闭人行设施给我最大的困扰是空气质量。常常会觉得呼吸困难。所以尽管纽约的地铁四通八达,不超过20分钟的路我还是更乐意在地面上走过去。人车分流带来的生活方式改变,老年人会最难过。我母亲身体不好,生活在人车分流越来越多的北京,这一点体会深刻。

    • 6小姐在纽约居住,对此有更深的体会。纽约的地铁年代久远,许多地下通道破旧且被捣乱,那个地方走起来,比较郁闷。香港的通道,多有空调,而且光鲜,又稍微有点吸引力。在北京的四处移动,则更加吃力。

      • 6 says:

        想来阿理也是随性之人。我在你这里的名称有N变,六同学,六儿,六姑娘,及六小姐。阿理不知道吧?在当今中国称呼人小姐是很不尊重不善意的。。。

    • 7 says:

      北京(和正在向北京学习的城市)的城市规划可以这么做,最根本的原因是它根本不需要在意’不喜欢人车分流’人士的意见。它告诉有钱人要向美国人学习生活在汽车里,然后让这些汽车人享受人车分流带来的高效率,让没有汽车的人做地铁努力赚钱买汽车和只有汽车能到的房子。我在长安街上走过东面的一段,这儿离开高楼大厦如此接近,但是街道上对于行人来说荒凉地像大峡谷。在这样的城市中谈论街道空间是一件沮丧的事情,步行更是苦行僧干的事情,脚劲好怕也没有那个心情。

      • 7同学所言极是,脚劲再好,在北京长安街走,都是白费劲。那大剧院到西单,或往东,到国贸,都是没有人走的地方。

  5. 指尖飞扬 says:

    我们这儿,车位就是地上划个线,十万。往前十几年,十万可买一套房了。变化多大。

  6. 凤舞旷宇 says:

    写得好形象,特别是年初我这次去香港呆得这两周,感触深刻。不怕教授笑,我那两周竟然走出了脚茧。从我住得那铜锣湾Holiday Inn走到铜锣湾地铁站,再在里面左一圈右一圈的转到上了地铁,步行如飞的话也得要20分钟,那边下了车走进公司也得20来分钟,实际在地铁上的时间也只有20多分钟。只是这来来回回一天两趟,着实把我累得够呛,架不住还天天背着手提。唉。。当时就在想幸好不是夏天。可能这就是大城市吧!在英国倘若住在乡下,走20多分钟,一个镇都可以让你从东走到西了。

    • 从铜锣湾到太古城, 说来是好近的路. 都这么走法。你应该平底鞋走路,到了公司,再换上高跟鞋。这样每天走,也不用专门上健身房、跑步机了。
      凤姑娘,说来说去还是英伦好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