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前辈信 A letter to a respected scholar

杨前辈永生先生,1931年生,1949年在哈工大读书时,给政府抽调做国家的俄语翻译,为当时的大批苏联专家和引进技术资料服务。1957到1990年间,是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的创办者和领导人。我国著名建筑出版家、建筑历史理论和评论家。现居北京百万庄。

给前辈回信,以手写为尊敬。但我已经多年没这样写字,写成一张纸,涂涂改改也难看的。只好电脑打印一封信寄去。希望我的后辈和学生,在礼数方面不会比我更差。

——————————–

敬爱的杨老:

收到您寄赠的回忆录《缅述》,您还记着我这个小晚辈,感激之情,难以言尽。

《缅述》这本书好看,您将6-70年里经历的事,从1930年代,一直讲到21世纪,从东北到北京,从中国到苏联东欧,再到改革开放后的考察香港、日本,出书、办杂志、组织学术活动。许多事项现在看来,只是商业活动;在几十年前却要加上种种‘掩护’, 是那样不容易。 我们国家在这期间,翻天覆地、颠三倒四的变化和风浪,全给您亲身体会,又写出来,加以评论或自我剖析,透明而坦荡。让我们后辈所知。这后一点更加不容易。许多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要么身体欠佳,要么闭口不谈。使得我们曾经的那段历史,还处于忽明忽暗,人所未知的状况。所以,我觉得《缅述》这本书,可以和季老羡林先生的《牛棚杂忆》相比美,写作和出版这样的文字,需要无比的勇气。另外,我也深深佩服您的惊人记忆。那60-70多年前的人物、地点,怎么都这么清晰。

人们一般会觉得,1930 – 40年代,俄苏影响和日本占领的哈尔滨,应该是漆黑一团。但在您的经历里,那年代还有许多美好的事物,住宿宽敞的技工家庭,做的正宗的俄国大餐,认真工作的日本技师,热情教书的俄国老师,独特的 大学教学方法。您本来是沿着学术或工程的道路走下去了,但革命工作和组织安排,把您拖到国家急需的俄文翻译工作。您到苏联和波兰学习和进修的经历,使我们看见社会主义老大哥那时候的先进榜样和物质文明,能和毛主席、周总理、赫鲁晓夫和许多重要人物会面,何等的荣幸。

我们1980年代在学校读书、设计院工作,手头的参考是《建筑设计资料集》,做平面,参考的是《苏州古典园林》,看的《建筑画》、《建筑师》丛刊和童隽老先生的小册子,想不到都是您一手策划的。而且您谈到,虽是主编,但并没在丛刊上署名。那时候,您经过海外的考察和长期的思考,已经站在了学科的前沿。最近十几年,您主编的十几本‘建筑百家’系列丛书,为我国建筑学历史和理论,补上了许多空白。用您在《20世纪中国建筑》的前言所说,总是自己‘又一次套上沉重的挽具’,拉起马车,既已上路,再吃力,也走完这程(大意)。 学生和业内人士,都要感谢您。您书中谈到,‘不擅书法’,可您写的信,都是毛笔书写,我们收信者都视之为珍宝。

我阅读《建筑师》丛刊,从中受益。有幸给该刊投稿,一直到现在。蒙您提携,也在‘建筑百家’的几本书中,贡献资料和杂论。您在书中提到的许多人,都是我的老师,陈从周、戴复东、钟华楠、喻维国、刘先觉… … 出版社的编辑老师,王伯扬、于志公、于正伦、王明贤、徐纺、王莉慧 … … 有过许多直接间接的联系。另外那些前辈老师,也都是久仰其名。他们编辑的书,则一直是业界的参考和营养。

钟前辈华楠先生早几年成稿《大国崇洋》,23万字。全是他几十年的心路历程。那本书里,也讲到了1980年代这位老香港和您在北京相遇的事。您给他改过稿。钟老嘱我修改文字、修订,写序,我还为他找了上百幅插图。此书曾交北京大学出版社。但最近,老先生改变主意,又不出了。我衷心希望,前辈的肺腑之言,可以印刷出来,公诸于世。他的铮言,可能领导不中听。但对学界和社会的传承,将是巨大贡献。

我最近多写的英文书和文章。待我下一本中文书出版,再送上请教。您身体未知好否?衷心祝愿您身体康泰,安享岁月。对我国社会和建筑业界,不断鞭策和指导,此乃国家和后辈福分也。

即颂,

安祺!

杨老手迹,缅怀杨老。请杨老走好。

在杨老的回忆中,一再提到20世纪初的哈尔滨,道里、道外、中央大街。不过我们现在看见修复的中央大街,和以前的,已经不是一个味了。图片摄于2006年。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友情 人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9 Responses to 致前辈信 A letter to a respected scholar

  1. 8月10日上午,把信电邮给杨总的助手,却收到回函如下:

    非常感谢您给杨总的回复,遗憾的是杨总已经读不到这封信了,但我会把信转给杨总家人的。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病痛后,杨总于7月30日晚因病离世,您听到这个噩耗,也一定会很难过。杨总的另一本书《建筑圈里的人和事》也在他去世的前两天出版了,今天上午我已经安排人给您寄去了。
    因杨总而与您相识,今后我们一定多保持联系,也希望您继续支持我社和我个人的工作!
    ———————
    正想着杨老的高大身材,和何时去看望他,却万没想到他就这么走了。时间和生命,如此无情。朋友们,请珍惜我们的友情。

  2. 指尖飞扬 says:

    能直面既往人生,杨老一定充满了自信和勇气。
    阿理老师的这篇博客,也算缅怀之文了。

  3. 阿晞 says:

    杨老先生这样的人是中国读书人的脊梁。致敬!老先生走好。

  4. 凤舞旷宇 says:

    说得我很想读一读杨老的这篇回忆录啊。81岁,走得可惜了。很佩服这样的人,至少有一些著作留给后人,让我们这些小辈可以重新看到一段未知的历史。现在有几个人会亲自提笔写信啊?景仰~~
    哈尔滨的中央大街,好熟悉,我都记不清自己是哪年去的了。就住在中央大街附近的holiday inn里。

  5. Li says:

    这样磊落的人总是值得我们敬佩和学习的。要找来这本书看看,那么多优秀的背影,只能从书中去缅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