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假日 Holiday in autumn

‘中秋’应是秋天的一半了,但南方的海岛,依旧是短袖和凉鞋的市面。中国的24 节气,对应的是黄河流域天气,往南往北,盖不适用。国庆中秋,神州大地放假8天;特区岛民,没有这等福气。把周末算上,也不到4天。大多数人‘放假’,工作并不因此减免,只是把上班的事情更加紧凑压缩。天气凉爽,事情也就愈发拥挤到一块。

看电影

放假伊始,就去看电影,这是我们家的亲子活动。电影叫Taken, 讲述美国本土祥和安宁,英雄为了保卫和平,在第三世界遇到麻烦,于是飞车撞车,把伊斯坦布尔的街市打得鸡飞狗走,孤胆英雄,干掉了三车恐怖分子;上次看的电影,打斗追车的地方在马尼拉。第三世界总是嘲弄打烂的对象,本地人士和警察,要么有点异国逗趣,要么愚昧粗鲁,毫无文明; 而美国则是高档舒适、自由幸福。这虽然是现实,但却成了好莱坞电影的一贯主题。

将军澳

次日是中秋节,白天去油塘参观房屋署的一个刚开张商场。房屋署是香港公共屋村的供应者,但这个开在公屋区的商场,却立意打造成‘九龙东的太古城’。5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几乎每二三周往这个地方跑,为房屋署和此相关项目,作公众咨询。油塘车站本已在山上,但屋村的10几栋高楼在10几米的更高处。新建的 ‘大本型’商场6-8层,在不同的高度连接着不同的去处。香港的每个港铁站上,几乎都有大型的 shopping mall, 这个却是唯一用公款造的。商场不豪华,但也得体,空间设计有点味道。

‘大本型’商场内,大部分店尚未开张,只有一家稻香酒楼开了,等位的人头密密麻麻。我们只好到下一站调景岭,这地方原来是国民党老兵残部栖居的寮屋区‘吊颈岭’,境况悲惨。后来政府在这里大规模填海改造,大型屋村、设计学院,现在成了中产社区,但临海的建设尚未完成。调景岭车站上,是大型屋村‘都市驿’和‘维景湾畔’,几万居民。商场里饭店多,几分钟等到了座位。到了香港的饭店,你可以看到劳动力紧张到何等程度,端菜的都是6-70岁老妈妈,看上去苦大仇深的样子。香港几无失业,但多数打工仔的工资,只够糊口。美国说是失业率高,但像香港劳动人民这般辛苦,30港币一个钟头,你请美国人做,他宁可拿失业救济的。

从调景岭再下去2站,到了长江实业的新地盘‘日出康城’,诚哥面子大,港铁专门拉了条支线到这里。这地方建设 了几年,如今已经有5000 多人入住,未来几期向海边发展,还有大型商场,供2-3万人居住。计划中的跨海大桥达将军澳和蓝田。这种类似新市镇的开发,基础设施的施工和费用都昂贵。大财团可以把一块烂地,变得花团锦簇。康城区内,到处是地产经纪,还有说普通话的经纪。但这地方的楼价,每尺已经到了6000多。香港的楼价,即使在最低潮,对一般打工仔,还是遥不可及,现在就更加遥远。

观焰花

星期一是国庆节。晚上8点离家,8.30走到尖东海旁,这地方是看焰火的好位置。9点钟,焰火从维港向上空发射。小岛国庆、春节放焰火,有时还搞什么各国烟花汇演;迪士尼里,则天天焰火。我从小在上海看焰火,在弄堂的晒台仰天看, 火苗窜上天空,‘嘭嘭’地在头顶炸开花;到美国,在华盛顿看过7月4日国庆焰火;这10几年,年年焰火。所以看着火光在天空腾起四射,有‘中国’,五星花样,却毫无感觉。只是凑热闹散步。第二天早上知道,就在我们走出去的时候,南丫岛发生严重撞船事故。海面那么阔大,又不是苏州河,这地方灯火通明的,船怎么会撞上去的呢?

悠闲海

从我家屋村,走到红勘海旁,7分钟。维多利亚港,从中环到筲箕湾,展开延绵10公里的海岸线,从水边到山上的狭窄地带,百丈高楼,密集升起。这样的都市海景,世界上不多见的。这里海景,人称‘搏杀海’,有血腥味。我喜欢看绿水青山岛屿,人称‘悠闲海’,往南走,要到港岛浅水湾、赤柱、大潭;往东走,清水湾,西贡;往西走,深井、大屿山一带。

小岛面积小,到这些悠闲地方,公交方便,都在一小时路程内。从九龙往西贡、清水湾,要在钻石山或彩虹站换巴士。西贡的饭店,因为人多生意好,拥挤肮脏,而且价格昂贵。我去西贡,一般在钻石山的荷李活商场吃中饭,对这商场的饭店,稍有了解。西贡市中心,是去到各个郊野公园景点的集散地,到了水边,直接上船,去到对面桥嘴洲,这个岛和附近一个小岛,有窄窄滩岸连接,但一到涨潮,这条路就会淹没。我们在对面岛上停留了个把小时,走回来时,海水已经漫过脚背。

若干万年前,这地方曾喷发火山。本地盛产花岗岩,都是火山岩浆凝固而成。 坐在焦红的礁石上,看海底清澈,无数小鱼在水中摆尾;对岸青山妩媚,海风吹过全身,希望时间,就停滞在这里。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琐事, 娱乐.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4 Responses to 秋天假日 Holiday in autumn

  1. 指尖飞扬 says:

    假日虽比我们短一半,但还是很丰富。

  2. 7 says:

    最近因为做一个关于香港交通的案例在看港铁公司,有一个问题请教prof。港铁在成立初全部由政府出资,主要服务范围就是建立香港的地下公共铁路系统。在2000年政府在推行其私有化,改由政府控股来控制其发展导向,同时其也开始在地产领域担当另外一个角色,并开始将地铁/商场/高层地产模式推行到各个新建的大型站点。但是这样的商业开发模式估计在2000年就有了吧。政府推行其私有化,是不是觉得这些事情由政府全资机构出面不是很妥当,索性让港铁换一张脸可以放手参与地产竞争,这样同时也增加地铁上盖开发的整合度,名利双收。不晓得这样的理解是否正确和肤浅。

    • 这样的模式,从1980年初,九龙湾站时就开始了。私有化之后,港铁可以名正言顺地赚大钱。政府作为大股东,也有利可图。7小弟的推论,很有道理。现在,罗马大学博士论文还在继续啊?

    • 在东涌线1992年开始建设时,因为在新填海地上搞,港铁着意建设‘ rail + property’, rail village. 这看来是很成功的。

  3. 凤舞旷宇 says:

    现在在办公室,等我晚上回家慢慢看教授的精彩假日。:)

  4. Li says:

    很同意教授对于南丫岛撞船事件的疑问。事件出来人们都是惋惜捐款,倒真是应该深究事件的原由。不知道有没有相关部门入手调查,会否和民众共享调查结果呢?
    美国人真是自大的,你看很多科幻电影那里面的人种就只有美国人然后完全美国的饮食生活方式就可想而知了。

    • 阿丽,美国的科幻片,想象力惊人,几重天,不同星球,怪物,开打等等。这些电影,也加入了美国社会对于道德、正义的诠释。总的来说,美国还是世界创意、享乐的输出国。

  5. 凤舞旷宇 says:

    教授这四天干了好多事情啊。虽然只有国内假期的一半时间,但教授安排得很精彩、充实。看电影、参观、看焰火、观海,天上的,地下的一样都不缺。^-^
    我好奇地问一句:香港的新楼是不停地盖,价钱高得惊人,都是谁买啊?香港的外来移民也不多,人口几十年也没翻番。奇怪这些新楼都卖给了谁?

    • 凤姑娘说的是,小岛人口到不多。但这个小地方,有钞票的人太多,票子不值钱,所以就只有在房屋市场乱穿。说是说市民负担不起,但那么贵的楼,还一直在不停地出货。这和平稳诗意如画的英格兰,就完全是两码事。

      • 凤舞旷宇 says:

        有那钱的话还用得着在香港买公寓啊?直接可以到英国买城堡了。可见中国有钱人太多,听说近几年把澳洲、新西兰、加拿大的房价全都抬了上来。

  6. 阿晞 says:

    听说国庆黄金周一百万大陆客涌到香港,可把岛民挤坏了吧?Taken你看的是Taken 2吧?电视上看到香港船祸,都不敢问你,你们安好,那就好!

  7. 珮竹 says:

    先说电影,原来和我们这边同步上映;再说,太古广场,我们这里也有一个,要不人咋说加拿大是香港人的第二故乡。我倒是听说我们这边的太古广场老板是犹太人,不知道香港的是哪里人;接下来说房价,6000一尺,天价啊,怪不得到处是讲普通话的经纪,大概说普通话的人是最大的买家吧?最后,本想跟着教授悠闲一下,却也纳闷了,怎么就会撞船了呢,尤其又是在香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