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师生 Relational urbanism

2002年,我去柏林开会,两位老师送我名片,Berlage Institute of Architecture, 寡闻如我,初次知道荷兰有这么一间以名师命名的研究生学院。这家学院以后经常寄我海报、杂志手册等宣传资料,知道这家学院类似于伦敦AA. 学院的前院长,是位西班牙小伙子,在伦敦开公司FAO,设计了日本横滨的码头,名扬天下。院长壮实如牛,像个body builder,我问他如何处理学院事务,他说,平时都在伦敦搞事务所,一周去一天鹿特丹,事情不多,只是挂名。到底是名师,他曾在哈佛教书,现在则去了普林斯顿。建筑到底是做出来的,不是写出来的。

我们上学期做了港深边境落马洲河套地区的规划,图纸照片贴在豆瓣网上,两位BIA的同学看见了,说他们也在做着类似的课题,整班要到香港深圳来。因此在他们忙碌的旅程中,就有了一个下午的欢聚交流。他们的美女教授讲了Relational Urbanism, 是从经济学上借来的概念,方法蛮新。我只能用我已知的来理解未知,感觉和MVRDV, OMA 等Diagrammatic 方法, 是一个套路里的, 还需要和研究小组的同志们, 一起消化。

这班‘荷兰学院’的研究生一共9人,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马来西亚,全是龙的传人,一共4位导师。来了2位,一位是西班牙人,一位是意大利人。同学说,这位老师的方法比较新,还玩点形式,所以中国学生喜欢学。而欧洲学生,多数选传统的老师和方法。

带队的美女老师,除建筑学本专业外,读过经济学硕士。她主要在伦敦开公司,和Zaha Hadid公司合作过工程,提供她的分析方法和diagram. 她多年来在伦敦AA 和哈佛大学教书,第一次在BIA教课。而贝尔拉格学院,所有老师都是临时的,最多3个合约,每个合约是一年(也许是一个学期)。而学生多数已有硕士学位,或多年经验。以这9位学生为例,最少的也有5年工作经验。这种体制的好处,是保持了设计和理论的实验性。学生都是专业人士,可以集中2年,专攻理论和方法问题。而那位意大利老师,他说他上学期是全职的,现在就成了兼职。他现在在做研究,(那吃饭呢?)

她们来香港几天,到我们这里是最后一站,个个拖着行李箱。她们在深圳大学主要是合作设计课2周,老师要讲课。之后,她要去台湾讲课一个月,她介绍的课题里,有台湾、伊斯坦布尔和中东城市,之后她要飞去波士顿,哈佛大学上课。

我说老师,你是全球化的生活方式。库哈斯S, M, L, XL 这本杂烩书中,列了张图表,说他一年365天,300天是在旅馆和飞机上度过。你这样四处奔走,真是佩服了。交流完毕,老师打开大行李箱,换上平跟鞋。他们晚上要赶到深圳。我带他们下楼,穿过周末又一城的熙攘人群,挥挥手,拖着行李箱的全球化大军,消失在嚣繁的九龙塘车站。

下图是贝尔拉格设计的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应是19世纪或20世纪初的房子。

P1000315belage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cademy, 友情 人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4 Responses to 荷兰师生 Relational urbanism

  1. 阿晞 says:

    光听阿理教授大讲美女教授,图片呢?都被你“贪污”了?快快贴出来哈!学工的粗人看到artsy fartsy的东西总是有点挠头,像relational urbanism,听着就皮痒。但一想:有闲心闲钱整artsy fartsy,不正是努力建设后想达到的境界吗?我倒是对上海老建筑被大量拆毁很忧心,东长治路那样的沿街不是什么好建筑,但那是上海市井文化的源泉。苏州河沿岸的工业建筑也都没了。说不定这样也好。现在的人们崇拜巴黎,但那是第二帝国时代欧斯曼大拆大建后的结果,那对历史的割裂才叫彻底呢。

  2. 阿希兄老华侨,心系故乡上海。对上海如数家珍。10年前,苏州河边的仓库开始改造,有的搞得还不错。东长治路那带还比较凋零。说是沿江城市,但上海的沿江,好多地方,还没有开放给市民。即使开放了,那个黄浊的江水,也远不如红鹿镇的春风秋叶。阿希兄博览群书世界,是才子玩主也。

  3. 凤舞旷宇 says:

    学生都已经有学位了,还去BIA干什么呢?只是为了去做项目吗?这样的学院不是以读学位为主吧?
    这证券交易所看着跟监狱似的,说实话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 那些学生都有硕士学位,有好几年的工作经验,为了使设计更上层楼,到鹿特丹学习2年。那学校出来的,叫postgraduate certificate, 有时就是大师班。一年学费要1万多欧罗。老师和学生,都是在修炼。
      凤舞姑娘在荷兰读书,对荷兰应是深刻了解的。

      • Jinnie says:

        我一直不明白postgraduate certificate大概可以和我们熟知的哪一种,哪一层学位或者培训对应。有同学在加拿大读了一个这方面的program,也是对报名者的要求是必须有硕士学位。老师能不能给普及一下相关知识?

  4. 指尖飞扬 says:

    一个证券交易所,老是让人赔钱,建筑再漂亮,在投资者眼中,都不会喜欢。当然,也辜负了阿理老师们的劳动。

  5. Li says:

    很羡慕这种能四海为家的人,拉着个行李箱整世界游走。小农的我有了宝宝后,只想在个喜欢的城市安定,让孩子安稳成长。

    • 阿丽姑娘,我们都是小农,所以都渴望停在一个城市。旅行只是偶一为之。但在美国,你可以发现,有些学者和艺术家,是满世界跑的。有的人也是有孩子家庭的。

      • Li says:

        我前老板就是这样的,刚带上宝宝过去机场跟他匆匆见了一面,七十岁的人永远都是精力充沛,千万美金的资产,却一直不停歇,一年有三百天以上在旅途中,不断开发并购,似乎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开拓。在这点上,总让我感到汗颜。

      • 这样的人,真是让人敬佩。

  6. Stefana says:

    Berlage Institute of Architecture好像听说没钱被TUD合并了,不过还是单独存在单独招生的。但Berlage在欧洲的名声其实超级好的,我倒觉得不是亚洲学生比欧洲学生更喜欢新方法和新玩意,而是亚洲更有机会实现这些,因为亚洲发展速度快,人们相对来说对于建筑来说比较openminded而已。从全职变兼职估计是自己有项目吧…欧洲学生好多本科就开始做自己的小公司了,我的同班同学去年接了个项目之后就再也没来来上过学了,好像每天很忙的样子,我估计他已经不打算读完了otz

    • ‘而是亚洲更有机会实现这些,因为亚洲发展速度快,人们相对来说对于建筑来说比较openminded而已。’ – 非常同意。
      Stefana, 见到你们的教授 Liane Lavevier, 她是‘地域主义’ 的主张人,很有见地的啊。可看我在豆瓣上的近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