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城外 A camera

同事王兄,主业施工管理,专业摄影,30年来,行遍世界。他近10几年来,专注跟踪香港、上海、广州、重庆、伊斯坦布尔等城市的建设过程。每几个月要去这些城市,带着沉重相机,穿街走巷。他的角度独特,画面广阔,令人震撼。他出版了两本书和许多文章。一本是‘香港15个重要工程’(1998),一本是关于MTR的建设(2006),两本都是英文版的。一本关于香港海港发展的书,即将由三联书店出版。关于广州和上海的拆建过程,材料有趣,完全足够编成专书。王老师乐此不疲。某次在新加坡,他爬上高楼水塔摄影,从水塔摔到屋顶,无人发现,后来醒来,胱惚(这两字忘了怎写)中电梯下到底楼,又倒在地上,被人救到医院,护送回港后,脑部缝合,休息了3个月。

数年前的初冬,我和王老师及另一位E老师到苏州。黄昏时分,我们在老城外,沿着护城河边小路前行,前面有桥,可以拐入城内。小路1米来宽,一边紧贴河岸斜坡,另一边是绿化带,绿化外是繁忙的公路。我和E老师走在前,王老师手持相机,离开几米随后。

前边有大狗迎面而来,一女孩尾随在后。我对狗向来害怕,小心翼翼,让狗擦身而过。几秒钟后,听见狗声狂吠。回头看去,王老师正惨叫地冲下河坡,狗还对着他狂叫。原来,刚才狗大概好奇,啄了下王老师持相机的手,相机掉入河中。王老师淌着冬天的河水和淤泥,将相机打捞起来,这部2万元的单反相机,已经完全报废了。那女孩把狗喝停,我们就站在河边窄窄路上。照理说,这样大的狗,在外面溜达,是应该戴套的。人管不住狗,就是人的责任。女孩说,她是帮佣的,陪不起相机。如果让主人知道,她的工作也没有了。话到如此,我们只好让她走。还能咋的呢?

我们走上桥,回看一眼护城河,夜色里,觉得挺苍凉的,我们三人最好的一部相机没了。进入城里,找家饭店坐下,王老师花了近一个小时,在厕所里,把淤泥清掉,但裤腿还是湿的。我们当晚赶车回上海,非常仓促。王老师次日安排的拍摄活动,也无法完成。

那部相机也许是研究经费买的,但对摄影人来说,是他的随身武器和生命依托。这事过去了4-5年,想起来,都不知道当时如何处理是好。写出来,求教于诸君高人。

DSC_3850 DSC_5911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活琐事, Life experience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9 Responses to 苏州城外 A camera

  1. ChoJemmy says:

    找到狗的主人,让他赔,合理不合情。遇到讲理的,可能会陪,也有可能不赔还把那个佣人开除。我感觉得找狗的主人。

    那个两字是恍惚,都是树心旁,打拼音就有这好处,会读就行。

  2. Jinnie says:

    嗯,楼上的,是竖心旁。:)
    那个女孩好运气,碰到的是君子。我觉得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就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可能比较有效的办法是让那位王老师给他的贵重设备都买上保险,当然保费由科研经费出。我知道钻戒可以买保险,摄影器材应该也可以。

  3. 凤舞旷宇 says:

    恍惚,huǎng hū,幸好我不用拼音输入法。:)
    数年过去了,教授还对这事儿牵挂着呢?
    其实找狗主人也未必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如果他(她)不认帐,你也没招儿。没准儿还惹出一肚子闲气来!我老公两年前开车被人撞,当时对方承认说是自己错了,然后我老公就让他们走了。谁知道后来保险公司一牵涉入内,人家立马改口,死无对证,而且对方是母女两人,我老公这边就他一人。连个证人都没有。保险费、修车费我家全部自付。这种事儿一旦发生了,只能自认倒霉。话说回来,人没事儿就好。倘若被狗咬伤岂不更麻烦?
    不过我同意楼上的意见,为啥那么贵的东西没有保险呢?在英国买苹果手机都带保险。

  4. 勺子 says:

    放走小女孩大概是你们能够承受坏掉相机这件事情,可是不能承受也就不会玩这样的相机了。。。

  5. 静水深流 says:

    碰到这样的事真是太倒霉了,经济损失除外,有时对于用惯了的身边之物会有格外感情,再加上有可能还有挽救不了的照片,唉。。
    国内现在养狗的人越来越多,可是貌似大部分都没有牵着走的习惯,我有时碰上这种都胆战心惊的,怎么就不把别人的安全当回事呢?!需要从细微之处学习的地方太多了 。。

    • 加拿大地方大, 任狗纵横。国内地方小,人和狗距离太近。大狗不上狗套,对无辜的人,实在是威胁太大。感谢静水姑娘,要看你的更新啊。

  6. 指尖飞扬 says:

    那个王老师,是不是挺马虎的一个人,够倒霉的。你们也够君子的,不知那遛狗的女孩啥样,要是她就是主人,骗你们咋办,老实人吃亏啊。

  7. Li says:

    那位姑娘碰上两位知识分子,真是幸运,换了别人带那相机的,估计没那么容易走掉了。我去年怀孕八个月的时候被一直小狗给咬了,田纳西的法律狗是一定要leash的,可是那家人没有遵守,腿上被拉了个非常大的口子,立即叫上救护车去了医院,不过现在还是留下个很大伤疤。后来很快生产家里事情太多,都没有跟那人家索赔,硬是当了回包子。。。

  8. Junjun says:

    从勺子的博客来,这个标题吸引了我,看到的却是这个故事。现在很多人养狗却不懂得基本的规则,事实上,这也折射出了很多问题。欢迎阿理下次有机会再次游览我的故乡,呵呵。不过现在的苏州已经几乎感受不到我小时候记忆中的那种水乡感觉了。90年代的所谓高速发展的后果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