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游学 Strolling campus in Europe

1988年,同济大学收到一封寄自荷兰的来信,写信者为一研究中国古迹的学者,他询问有关‘鲁班经’的问题,院长将这封信交给他的研究生处理回复。那一时,我知道了荷兰有个莱顿大学。那位学者的姓,我依稀记得。图书馆目录中,好像有他的著作。

从阿姆斯特丹到莱顿,只消30分钟火车。对座的年轻人在啃着书本,这位女青年读着‘土耳其历史’,另一位读的不是英文,但可以依稀认出,是‘临床心理学’,欧洲文字总有相似的地方。

莱顿小城内,河水环绕,草坡小街在河的两侧,教堂和风车在河滩边高高耸立。 中国的公园都是硬质驳岸,荷兰的草坡没入水塘,芦苇在塘边摇曳。密集的水边植物净化了河水,到处是闪烁的水光天色。水天前的草地上,年轻人在晒太阳叹人生,这座古城,是为大学生服务的。

莱顿大学,是荷兰最古老的大学,建于16世纪,那个世纪末,有驻外使节从土耳其带回郁金香的花苞,就在这所大学的药用植物园培植,掀起了荷兰和欧洲的郁金香热。过了4-5百年,这建筑和植物园依然在用。也只有这种古老的大学,才会对中国和汉学感兴趣。(以下图片为莱顿大学老楼,500多年历史;鲁汶大学校园和建筑学院。这个软件设计得不友好,一堆图片上来很不方便,秩序也乱了。)

02-03 02-04 02-02 02-01 01-02 01-01往南走,到了比利时。布鲁塞尔东去25公里,是鲁汶镇。镇的边缘,是庞大的天主教鲁汶大学。鲁汶大学的建筑系,设在古堡中,古堡外的庄园,大树参天,草地小径,河水潺潺。英国的剑桥和牛津可以一比,但剑桥牛津的校园和草地比较几何规整,诺丁汉的老校园自然风光漂亮,但房子比较密集。鲁汶的校园,像世外桃源。才女w博士在这里修读,我说,这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地方,你住这里,此生有福。

布鲁塞尔市内的自由大学,和欧洲澳洲市区里的大学差不多,校园稍嫌拥挤,前后都是马路。而巴黎的大学,统统是城市大学,街道烦乱,咖啡馆服装店书店混杂,街口一缩,就是某某大学,动辄有200年历史。建筑学院则不归属于任何大学。巴黎的4所建筑学院,只培养建筑和规划两种人才,都在因地制宜的旧房子里运作。那天早上,大雨倾盆,上海才子小宅博士陪我去美丽城学院,那地方多住劳动人民,所以法共在那里安营扎寨。我们在穷区里走了几百米,虽然打伞,但身上全湿。我建议在服装店门口暂歇,小宅说,再冲10米就到啦。

美丽城大学的校舍,原是一间高中,这几年加建了一截。在阳台上从这一翼穿到那一翼,可以清晰地见到周围住家的阳台,阳台桌子上放的早餐。欧洲的城里,常令我闻到上海弄堂的味道。一个房子装建筑学院,好像也够了。这学院里,有文凭、硕士、博士课程。有地方展览、上课、看书、开会,有图书馆、咖啡室、教师职员办公室。一出大门,街道四通八达,全是饭店小馆,在这里面读建筑,对城镇街道有直面的感觉。学生多数公共交通来,也见到踩单车、骑摩托、滑板车来的。一眼看去,女生不少。展览出来的学生功课,和其他院校差不多。世界各地的建筑院校,在做的东西,其实都大同小异。法国公立学校的好处,是外国留学生都不必交学费。

英国人美国人玩什么排名游戏、引用率游戏。法国人可不理这套。图书馆里的书籍杂志,多为法文。拉丁区的街上,成日坐满客人,啤酒在手,眼睛放光,艳阳下午,高谈阔论。就这么坐了2百年,法国仍(号称)是地球上的头等舱。

03-1 03-2 03-4 03-5 03-7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avel, 旅游.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欧洲游学 Strolling campus in Europe

  1. Li says:

    那几幅荷兰的图片真是美,非常立体,让人有置换感。这份悠闲从容,是需要几代人的积淀,我们几百年的屈辱历史太沉重了,才在活着的边缘上稍微徜徉。或许我们的土地上不久也会有这份气定神闲的。

    • 阿丽,前面那几幅图,都是比利时鲁汶大学的,这种景象,在美国很多地方也是随处可见。‘气定神闲’ 在中国是最缺乏的,大家都在拼命地将经济指标和个人的生活 ‘翻一番’。

  2. 7 says:

    我在歐洲兩處所感受到的大學氣氛,都是躲在城市熙熙冉冉鬧市的一角。羅馬大學建筑系更加誇張,整個入口和車庫沒有太大區別,上面常常塗滿各種graffiti; 規劃系要好一些,是個巴洛克簡化風格的房子,但也只有同濟建築系紅樓的一半大。兩處出門就是tramway,吃飯喝咖啡抽煙都很方便。這些街區都是功能混合的典例,大學功能毫無妨礙,圍牆也沒有存在的理由。
    綜合性大學校園也存在,多半在城郊或新城中,圍牆多半是為汽車而設,而學生也大多開車前來上學。
    p.s. prof你的鏡頭筒形變形嚴重,分辨率不高,紫邊也很明顯喔。

    • 首先感谢小宅博士,巴黎的大学放在城市里,是很有特色的,是入世阅读城市生活迫切问题,而不是出世只读经院哲学。
      照片我是缩了很小,才放上网的。想向小宅学习,买一个蔡斯镜头,未知可否改变筒形问题。紫边是什么意思啊?

      • 7 says:

        Zeiss是全畫幅鏡頭,用在你的機身上不是很經濟。選擇EFS系列鏡頭,比如EFs 17-55 f/2.8大光圈會比較適合。
        紫光是暗主題在亮背景上,其周邊因為鏡頭分辨能力帶來的色差。和機身成像能力也有關係。建築背景常有天空,其亮度相比建築物常相差好幾擋,所以紫邊容易出現。

  3. 凤舞旷宇 says:

    我在博客写校园,原来教授也在博客里写校园,只是我写的校园里培养出来的精英一半都在美国。
    莱顿大学我去荷兰前就听说过,不过却不曾去看过。风车、运河,荷兰独特的景色。

  4. 民工 says:

    哈哈,我正在荷兰留学,莱顿大学去过好多次。荷兰的大学都是传统继承的特别好,很有历史。莱顿大学的汉学院,是非常著名的。

  5. 珮竹 says:

    又知道了一所欧洲大学。看来没机会行万里路的话,就来阿理老师这里逛逛,“坐地日行八万里”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