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4

追踪图片 Finding pictures

我这几年在写着本关于香港建筑的书。这个题材,1990年后,有几本中英文的书编写得不错,但毕竟过了20几年,实例增加,情况变化。近10年,陆续的有书出现。但我写的,和这些书的视角、写法不一样。这本书初定名为《从殖民地到全球化 – 战后香港建筑1946-2010》,但出版社认为‘殖民地’ 这个词不好。确实,二次大战以后,殖民地政府忙于到处扑灭火头,从政策到房屋,哪有什么殖民色彩。所以现在暂名《香港建筑概观:1946-2011》,10章,10万字,480幅图。 这本书不是图画书,但图画毕竟占很大篇幅。用文字描写一个房子是怎样怎样的,比较吃力;用单幅的图画也比较难。香港的房子,多是综合性开发,一眼看不尽, 走一遍也未必看得懂。又一城我天天经过,走了15年,也只对公共部分了然。高差变化、结构变化、大型综合、意想不到的功能、出奇的热闹,香港的民房大概是世界上最复杂精密的房子。是故弗兰普敦(Kenneth Frampton) 教授说,Rocco的设计,使得Koolhaas的‘拥挤文化’ 显得苍白而局限。 描写这样的房子,需要达意的图片。480幅图片,多数是我自己拍摄,街角、楼上、飞机上,到处都是端起相机的地方。香港地方小,公共交通方便,只要阳光适宜,是日蓝天白云,即出门拍照。有时我会在地图上琢磨一下,是上午去好,还是下午去好,有时又会在一地等候太阳的角度。有时拍了大半天,真正用到书里的,只有一张。 以前有几位RA 同志,摄影功夫深厚,他们拍的比我好,说起拍照,眼睛放光。我们一起出门,志同道合。好的建筑摄影,应该有三角架,加上大胶片,器材大约20公斤。现在我组里的年轻人,塞个2斤重的相机给他/她,他/她还嫌沉。本应再添些摄影家什的,但我拿着个Nikon D300 + 广角镜(2公斤),或是现在的Canon, EOS 60D, 都觉得吃不消。这个EOS 60D在香港狭窄的街上,角度根本不够。想再换重型机或镜头,索命的。 图片中的线图,有些是本科生做功课时画的;多数是博士生臧姑娘画的。图片只要是adapt 以后,一般就无版权问题。事务所对作品刊登事,比较支持。写去电邮,人家都奉上专业摄影作品。有的大老板百忙中,一再来邮来函,热心超乎想象。向公共机构要图,写到传讯公关处,人家都热心帮忙,只要你出声就行。我见到摄影家Hedda Morrison 1946年在香港拍的照片,黑白画面,效果震撼。经过香港著名学者、摄影家 Edward Stoke (艾思涛)先生的热情穿针引线,拥有该批照片版权的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慨然应允。感谢艾先生,感谢主的眷顾,读者有福。 这段历史,跨度近70年。许多房子拆了。一些房子刚落成时,周边的环境和现在完全不一样。这些过去的照片怎么弄法。 以前我的几本书,写中国内地的,杂志上看见好照片,扫描下来,和主编打个招呼,书上列明来源就行。现在的一些图片,来自香港政府、机构或牵涉到个人,出版社也在香港,所以版权事一路都小心翼翼。我觉得这是‘学术’事,但有人会觉得书定价后,就是‘商业行为’,真是天晓得。豆友张老师已经说过,他那书即使卖疯了,也顶不上他随便画几笔的收入。如果不是研究基金支持,这本书出不来。出来了,在这网络时代,能够卖上几百本,已经谢天谢地了。作者求分享传播,还是为贡献社会。 《香港建筑概观:1946-2011》,计划2014年初夏由香港商务印书馆推出繁体版。正在考虑写英文版;英文版出后,再出简体字版。三种版本的写法和重点不一样。trilogy 出来,也算对得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诸公的厚爱。 照片猛料在书中,敬祈稍候。为了尊重那些珍贵照片的版权,下面的几张图,都是我自己拍的。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Academy, 艺术人生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