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4

怒海冲绳 My Okinawa

造物主在东海洒下一串岛链,从台湾指向日本,这就是硫球半岛。半岛中的大岛,是冲绳。1945年战争将尽,盟军强攻冲绳,二战最后的枪炮弹药,都泻在此地,小岛几乎夷平。    如今的冲绳,是旅游胜地,游客来自上海、北京、台北、香港。万座毛外,排涛突涌,凶狠地撞击着黑色悬崖,溅起几十米高白浪,阵阵细丝浇淋在崖上。海洋博公园的山上,清水混凝土的房子沿坡而下,房子里是水族馆,三条普通人难以见到的大鲸鲨,在玻璃大水缸里转悠。远处的海水是墨蓝色,一道白浪线后,近处是翡翠绿,透明清澈的浅水,抚弄着白沙。瘦长的岛屿两面临海,太平洋总是风平浪静,东海边却是波涛汹涌。而所有的城市和景点,都在东海一侧。冲绳和日本本州一样,谈不上漂亮,却是处处干净,空气新鲜,蓝天白云,仅空气新鲜这点就够我们羡慕了。  冲绳的土地,五分之一归了美军基地。日本人的城镇,房屋密集;美军基地的铁丝网里,大片草坡,平房坡顶,或最多两层,散在远处,像是到了美利坚中西部的大平原。美军岛民,像是井水河水,互不干犯。 冲绳超市物品和饭店的价格,略平过东京,和香港相若。而日本的价格,10几年来都没怎么变过。高级海产,也是清水蒸煮,我觉得稍微亏待了这些高档的原料。日本的米饭实在好吃,好像其他地方都种不出这样的米。在冲绳,去了书店和图书馆,找不到一本英文书。这个国家100多年来坚决地学习西方,又是如何学的呢? 过去10几年,我在日本各城市走动,东京的繁华,繁华不过上海北京。看日本城市干净的街道,忙碌的上班族,幸福的长者,欢快年轻人,只觉得这是个平和社会、先进国家。与日本机构和学者交往,感受专业人员的一丝不苟和近乎刻板;司机、酒店、服务人员和公司职员的勤恳、周到、礼貌和纯朴。丝毫感觉不到‘经济衰退’,更难以想象这个民族曾经的凶残。坐在日本的马桶上,你切身体会到,对人的关怀,可以是如此细微体贴。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Hobbies, Travel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