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初秋 Autumn in Taiwan

香港机构在台北同时举办文学周和建筑周,‘香港建筑周’ 由建筑师学会的 paul 教授负责,搞了一个展览,包括过去几年的评奖作品,今年香港民众投票选出的 ‘我喜爱的’ 百年建筑,以及青年建筑师的作品和装置。配合展览,举办两场和台湾同行的对谈,paul 教授召我参加。香港这次在台北展览,下了大功夫,主办者参加者都做了长时间的精心准备,动员很多人力物力。 第一场论坛,是港台老中青建筑师对谈,‘青’的都40几岁。‘老’的如姚仁喜、香港的林(前)会长,倒是不老。我因要上课,未能参加开幕式和这场论坛。第二天的论坛,香港方面是中大何院长、港大维仁教授和我,台湾方面是金长铭和曾成德两教授,大家各抒己见。我讲了战后两岸三地分道发展的心路历程、一些微弱的交集和期许展望,曾教授对我的发言,十分知音。

展览在台北松山文创区举行,这地方在国父纪念馆北面,原是松山烟厂,工厂搬走后,大量的厂房改成创意工作室、展览,诚品书店在园区内建华美大厦,楼下是书店、生活馆、咖啡厅、饭店,楼上是旅馆,园区内开辟湖区树林,景观漂亮,因为各种展览和活动,园内人流涌动, 大人孩子都有。希望多些台湾的民众和学生了解香港的环境创造。

会后开展自己的旅程,我想看看台湾演艺中心在城市里的作用,大巨蛋正在松山文创区的边上建造,看上去规模很大。小巨蛋类似于香港的红磡体育馆,本身比较小,边上有体育场看台等,小巨蛋门厅的规模小,里面的各种店铺生意兴隆,室内室外都坐着很多人。乘捷运到剑潭站,在站台上就见到正在施工的艺术中心,OMA 在设计的时候,那些图和模型,都说明这房子如何利用空间,但一造起来,260多米长的剧场举高到10几米,就是庞然大物。而周边是街廓凌乱的士林夜市和阳明山出口。将来周边的疏散交通,不知如何解决。

台北的街区沿袭东京传统,主路宽阔,500米见方的街区,周边是10-20几层的高楼,里面是街巷,走在那些居民区,令我想起以前上海西区的‘上只角’马路,好亲切。在这看似无奇的城市,现代化在悄悄推进。台北车站联通火车站、高铁站、捷运站,地下四五层,如大阪梅田的地下迷宫,我住在火车站隔街的旅馆,地下街、商场一直通到旅馆的地下,乘地铁和火车都不用踏足马路。因为地下城太复杂,我乘火车高铁地铁回旅馆,天天迷路,在满布诚品书店、咖啡店、面包店、肉干店的地下街寻路,并不令人心焦。

出了台北,就是乡下。往东乘慢车到瑞芳,再乘小火车40分钟到十分,这里的‘镇’是以火车轨道为中心的,移动的火车离开行人只有1米,那轨道边的窄街最多3米,所以火车离开两边的店铺,就3-4米的距离。 摊贩沿着铁路一线排开。这里出名的活动是放天灯,天灯用塑胶薄布撑在细铁丝上,薄布上可以写愿望,灯底下点火,手一放,就如热气球般飞上天空。这东西飘飘荡荡,最后掉哪去了呢,会不环保吧。天灯就在路轨中放,火车每小时一班,一声吹哨,人群闪到两边,火车过后,继续热闹。

从十分镇行路30分钟,到达十分瀑布。瀑布大约10几米高,从高湖往下泻,有的水柱直接抛物线到了下面的深潭,有的从石头上几迭而下,有的先坠落半途小潭,再溢出四泻。阳光照耀水柱,湖的四周是葱郁大树,勃勃生机。从十分回到瑞芳,再乘公车到九分。那是瑞芳附近的山上,盘山公路上去,大约有几百米高,山上可以远眺基隆的海湾,天气不好,没什么好看。九分的盘山道,和其他山区一样,大巴使尽力气,才缓缓转上来。山镇上的基山街,弯来弯去几百米,有的地方只有2米宽,密密麻麻挤满各种小店和小吃,而这些台湾小吃,味道也是大同小异。

‘九分’、‘十分’和沿途上的‘五堵’、‘六堵’,都是一片乡土情深。 但台中却不甘于做个‘乡土’城市。从台北往台南的高铁, 早晚高峰时,每6分钟一班,平时15分钟一班。高铁站出,公交车免费接驳。台中的政府,曾经豪言壮语,要打造这个那个的。

话说20世纪上半叶,美国基督教会欲捐款中国兴建大学,格罗比乌斯(可能)还画过草图,后来大陆易帜,这事就到了台湾,而且落地到台中,任务到了格氏学生贝聿铭手上。贝先生1953年到台湾现场考察,设计则联手陈其宽、张肇康等一起进行, 1960年代逐步建成东海大学。我怀揣虔诚,踏入东海大学朝拜,路思义堂,和朗香教堂一般圣洁,飘落在一片草地上,这个建筑过了53年,你还得钦佩它结构和建筑的完美结合。东海大学当年的房子多是一层高人字顶,每个学院一个院落,木构廊围着一方草地,结构诚实地表达着建筑。这些房子现在也无冷气,教室开窗上课,里面吊扇呼呼旋转。树木遒劲盘绕、草地浓密翠绿,一个不(必)张扬的小房子放在这样的环境里,怎么看都是漂亮。而贝先生的中国或亚洲情结,总比同时代的 ‘民族形式’ 或 ‘中国文化复兴’ 作品要略高一筹。他懂得抽象的意义和现代的空间。

从东海大学校园乘公车,沿台湾大道往东,一路上高楼横平竖直,在一方方的草地树丛后耸立,一派现代化欣欣向荣景象。市政府是1996年国际设计竞赛的产物,瑞士建筑师的设计获首奖,简洁的黑色玻璃方盒子下开长方大门洞,对着广场,广场上喷泉、草地、雕塑、名贵树木,四周是豪宅和办公楼,市政府的左右对称两大楼内是高中庭,和荷兰海牙的市政厅一模一样。一大块草坪的后面,是2014年落成的台中大都会歌剧院,才开了几个月,2015年初又大修,要2016年才再开放。那透视图上神奇的‘美声涵洞’,看不出和功能有什么关系,隔着玻璃望进去,门厅空间显得碎,而且没有装修,和上海喜马拉雅中心的那些象腿一样荒谬。 平面上那些连通室内外的椭圆形,不看平面图,根本体会不出来。伊东先生也是靠电脑透视图忽悠的高手。

歌剧院的四围,是各种‘欧陆风’帝苑豪庭,门森严禁,像旧时银行大楼的派头,而且不见人气,也没有什么商店。豪华、干净、路阔、少人,上海的一城九镇也是这个气氛,不过房子没有这么高。住在这种豪宅里的住户,买点东西都得开车出门。看看张贴的房价,大概和上海市中心差不多。房子都是百坪左右,台湾人民真是幸福。台湾的教授说,别看大学生起薪不高,一般的设计公司,要找大学生还真不容易,毕业生不愿为人打工,也不想挨苦。消费型社会,多数如此。

01-1IMG_5116 01松 山1 02IMG_5153 03pubu1 04IMG_5194 05luce 1 06luce2 07luce3 07tunghai1 08tunghai2 09IMG_5309 10IMG_5312 11IMG_5319 12IMG_5334 13IMG_5351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Life experiences, Travel.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