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寻宝 Tracing the lighthouse along Hong Kong’s coastline

我的朋友景教授热衷于文物保育,最近一直在探寻香港和台湾海岸线上的古灯塔。我们的学术小分队随景教授踏勘了鹤嘴和青洲两处灯塔,我们用简易的方法作了建筑测绘,既积累了些基础资料,也开了眼界。灯塔的资料已经被很多人整理过了,但说不定还能引出些更有趣的工作。

一个航海的民族,千里万里追寻陆地和资源,在苍苍暗夜和茫茫海域载浮载沉,突然瞥见前方有灯光闪亮,航海者心里会涌起何等的兴奋和亲切。1843年,英国测量师歌连臣(Thomas Bernard Collinson, 1821-1902) 开始测量香港岛,1845年,这张地图完成,此图不仅准确地描绘了香港的地理尺寸,还标出了山体的等高线、维港及周边海床的深浅,该地图现存苏格兰国家图书馆,将此图重叠于谷歌地图,竟然没有什么出入,尤其是在港岛南部未填海的地区。而同一时期,清政府的广州和上海县志图,还处于风水说帖的 “前科学” 水平。

1875年,港英政府在鹤嘴 (Cape D’Aguilar) 建设了香港的第一座灯塔,之后又在坚尼地城外的青洲建灯塔,这样,出入维港东西两端就有了灯塔导航。灯塔所在的山岗,离开海平面约50-60米高,并非是在山之颠峰,却足以让方圆几十里的海面看见。灯塔所在处,至今陆路交通依然不便,鹤嘴一角突兀于广阔南中国海,风高浪急,附近也没有码头。却在140年前,已经有人建设并常年驻守。

从鹤嘴巴士站到灯塔迄今并无公共交通,村民捐出土地,造了一条3-4米阔的山路连接,步行约走1 小时,近灯塔处,在20世纪初建起无线电站,山顶建发射站,维持海上的航行通讯。跨太平洋的电缆和光纤铺设海底,从这一点接入香港。因此这里是个工程重地。港大1980 年代在此设海洋研究所,实验室近海滩,宿舍造在山上灯塔边。那些类似豪宅的宿舍楼,阳台出挑,享尽海景,大模大样站在古迹旁,肆无忌惮,大煞风景。伸入海中的半岛,怪石嶙峋,红树林成片自然生长,浪花终年汹涌扑岸,咬出大小的山洞,山下有小路通向一个“潮音洞”,当有大浪涌入时,犹如千军万马,发出骇人啸叫。鹤嘴的海景粗旷自然,站在悬崖边下视,白浪喷吐,风声猎猎,令人震动惊愕。和维港的人工和柔媚,恰成对照。

主事者希望能在灯塔附近整理景观,但这一海岸保护带不适宜再建房子,纯粹景观规划,和我们的设计教学要求,稍有出入。我们最后就选定了半山坡上的鹤嘴村作为设计课的基地。 鹤嘴村距离灯塔约半小时的步行路程。19世纪上半叶,有人家从九龙迁入。此村的居民以养猪和种菜为生,歌连臣山有部队,前有灯塔和无线电站,这些猪和菜都有销路。这个村落的大小约为100-200米 x 500米,如果把山上的树林算上,则约有 500 x 500米的范围。村内高峰期间有百多户人家,现在粗看,大约尚有几十户,很多房子都已荒废残破。村口有厂房,一间是拆车厂,另一间做木材加工,看来是村内的主要生计。村内有学校校舍一间,但已关门。村内不见有孩子和年轻住户,却是恶狗处处,我们想到某个房子,常常被狂吠的大狗吓回来。

村的中间,有一座碉楼,现已被列为二级历史文物,政府欲收购,但村民不允。 比起开平的碉楼,这座碉楼十分简陋。内有两层,层高3.6 到4米,有些地方做了夹层。碉楼的墙体结构是夯土和石块,外面再贴一层石头,估计建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村民有些口头相传,但都并不可靠。碉楼主要用于防御海盗,1870年后,港府治理,这一带已经太平。碉楼内有钢板托着楼板,这是19世纪末才有的材料。登碉楼顶,可以望见海,但看不见灯塔。所以村庄和灯塔之间,很难建立起实质上的联系。 鹤嘴村距海平面约60多米高,采水则要再攀登往上100多米的高程。 水源来自山中雨水,汇集在大石挡起的小潭,大榕树的根须紧紧箍着石头,探到潮湿的土壤里取水。以前每天早上,家中的妇女,都要上山担水,后来村民在山上不同高程做了“中转站”,用竹片和胶管把水引到村里。这样绵延了100多年,一直到2012年,政府才向该村供水。就在香港成为亚洲四小龙“国际都市”的年代,港岛竟还有山上取水这样的生活方式,而在这个半岛的另一悬崖上,耸立着汇丰大班和小小超的豪宅,对比实在令人惊讶。水源处没有路,我们在荆棘和树枝中攀援而上,体会山林生活的不易。

学期刚刚开始,要让40几个学生都参与到基地调查,人人有事做,殊不简单。我们在班里分了4个任务小组:摄影(航拍)组,历史和访谈组,测绘组和灯塔组。在现场的这一天里,两架小蜜蜂机在上面嗡嗡地飞,有的学生在测量,有的在访谈,有的在躲狗 … 一派火热场面。我在村里找洗手处,差点给恶狗咬到,幸得几位男同学救助。艰难爬山找水源,猛一抓,却抓到颗断下的小树… 野外要有强健的体力。下一步的设计,是每个同学自己的事了,希望出现有趣的想法。特别感谢景教授的牵线搭桥和香港海事专家戴维思 (Dr. Stephen Davis) 博士的热情指导。戴博士的渊博知识让我们在许多现象中找到关系和锚固点。

001 collinson map of Hok Tsui 01 IMG_5807

Drawing of 1873, stamp reads 'Board of Trade, Harbour Department'.

Drawing of 1873, stamp reads ‘Board of Trade, Harbour Department’.

02 IMG_5757 03 hok tsui village 03-1 水源IMG_3088

Watch tower.

Watch tower.

05 measure 06 cape2-s 06 IMG_5818 07 hezui2 08 hezui01 08 hezui5

Dr. Stephen Davis, expert of maritime in Hong Kong.

Dr. Stephen Davis, expert of maritime in Hong Kong.

10 hok tsui2-s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cademy, Life experience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