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信黄山 A passage to the Yellow Mountain

中国古代就有欣赏自然山川的习惯,留下许多诗词和绘画,古代的士大夫饱暖之余,对崇山峻岭和滔滔大川已经有了美学关照。文革后期,人心思定。上海的弄堂里,常常听到这位那位邻居去游黄山。到了1980年代,画画的都夹着画具涌去徽州和宏村,仿佛对着破砖陋瓦,水彩、水粉和钢笔淡彩就突然生辉起来。 过去二十多年,我跑过世界上的许多码头,甚至是有些刁钻的地方,但对自家附近的好地方却依然空白无知。 所以下决心去一次黄山。

在上海老客站乘夜车,11小时车程,次日早上到达黄山市,再从长途汽车站乘车1个半小时到宏村。那徽州的古村陷落在停车场的大海后,穿过宽大停车场,来到村边,现在则是‘公园’售票处,花100多元,走进闸门。“宏村”无数次出现在画面上的,是两幅水面,倘若没了人工挖的南湖和牛肺水池,宏村只是一堆拥挤的砖瓦。徽州古宅的独特之处,在于其砖雕和木雕。我小时候住山阴路,紧连着祥德路,这两条马路上,新式里弄,是西洋线脚装饰;老式里弄,就是石库门上的层层砖雕。我坐在亭子间里,天天对着对面人家的砖雕黑漆大门。想想这装饰就来源于上海附近的民居。宏村的家家户户多开着门,墙上晒着风干猪腿,扁框里放着毛豆腐,老祖宗留下的财富,还可祖祖辈辈吃下去。

从宏村到汤口镇,大概是有班车的,不知停在哪里。我们出了园门,就给吆喝着拼车的司机拦下,拼了大半个小时,也凑不起6个人,两位司机最后凑了4人就开车。汤口是黄山脚下的大本营。第二天早上从集散中心乘车,到云谷寺缆车站,排了近1 小时,才乘到缆车上山。3月尾,背阴的山坡上是残雪,除了松树的深绿色,其他的树枝尚未抽芽。经过多年建设,黄山多数路段,道路修的整齐,每隔一段路程,便有丢垃圾处或厕所。因为要在山上过夜,我们手上拿着单反相机、干粮、水,还要背简单行囊,稍微艰苦过一般的城市旅游,行行停停。

从排云亭往后,山势愈发险峻。是日,黄山开放了西海大峡谷,往谷下走,许多是从陡峭山边悬挑出的梯段,正着走往下望,心惊肉跳,我只好四肢并用,倒后往下走。从峡谷入口走到地轨车站,约1.5 小时。地轨车下午5时结束,万一赶不上,再要往上爬,简直不敢想象。

乘地轨车上到天海站,就到了光明顶附近,这里海拔1680米。香港的最高峰是近千米的大帽山,行黄山里程数并不多,但多有险峻狭窄处,山势重叠,绝壁万仞,松树从石头缝里钻出来,向着太阳展开肢臂。我们在白云宾馆放下行李,裹上旅馆的大棉袄,上到光明顶看日落,此时气温只有几度。因为看过希腊岛上的日落、阿里山的日出,黄山的日落就显的一般。

白云宾馆在山上分了三个楼,之间相距山路百余米。客房窄小,被子打开,是湿霉的,这种房间,在汤口镇大约100元就可,上到山上索价却要千元,有的网站预定竟要1300元。餐厅里128元的自助餐,以素斋为主,馒头和粥管饱。虽然有了缆车,但山上还是见很多挑夫,粮食和建材,都是一担担挑上来的。贵也有其道理。在这大山深处,你不住这里,难道住山边树下?

混过一夜,第三天上午,往步仙桥而去,走半道上,出来个警察哥哥,说要登记身份证电话,我觉得诧异,怎么游客上了山、买了票还要登记。算下时间,我们半途开始往回走,经过鳌鱼顶和洞、升官发财道、百步云梯,到迎客松,斜陡山路上,时有轿子经过,轿夫哼唷喘气,坐轿的多是老大妈,那位在低处的轿夫特别吃重。中国人民的现代化,就是这样手拉肩扛出来的。

从玉屏楼乘缆车下山,下午回到汤口镇,去旅馆取回行李,等车去黄山市,车却迟迟不来,广播说机械故障。后来来了辆面包车,售票处卖票17元,车开时,一位售票员模样的人说,这车原来是走山路,我们现在走高速,每人多收3元。多数乘客二话不说交钱,但有三人不满,骂骂咧咧,卖票员也奈何不得他们。这车只有10个左右乘客,票都是预先买的,搞不懂为啥还要售票员。

黄山市原名屯溪,看上去乏善可陈,新安江从城市边缘流过,江边无特色建造。屯溪老街则有点意思,那些老房子修过,但还保持旧的格局和风貌。我们坐在一家小店吃晚饭,这家店装修得精致温暖,桌面玻璃下放着剪报,原来老板娘是武汉理工的毕业生,回到屯溪开店,端上来的小馄饨和肉丝面味道不错。黄山之行就在这些小愉悦中结束。回到上海,看拍的照片,那些画面都无法再现当时的惊心和敬叹。

宏村

宏村

02hua-menl-s 03hua-mudia-s

宏村牛池

宏村牛池

猴子观海

猴子观海

06hua-hshan 07hua-ladder 08hua-xuany-s

屯溪

屯溪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Travel, 兴趣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始信黄山 A passage to the Yellow Mountain

  1. chenghouwen says:

    祖国的大好河山,也是好多都是还没去过的,现在这光景,感觉一年四季都老忙老忙的,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鬼。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