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Books

Hong Kong Architecture 1946-2015: from colonial to global

中国人写英文书,对在外国浸淫大学本科的年轻人来说大概不难,但对我这样老来才开始英文写作的人,则总是难。 2006年,我的英文书 Building a Revolution: Chinese architecture since 1980 出版,那本书,投稿审阅修改搞了好几年,内容定了,文稿是几位外国人先后修改的,这本书10 年后还有人购买阅读引用,感谢香港大学出版社对我的培育。World Architecture in China, 2010 年出版。那本书是别人根据我的内容改写,写的像外国记者的笔法,我对这种做法并不赞同。 香港建筑的书,从繁体版起步,第二步到简体版,英文版接受过几家的审阅,收到许多批评建议意见,使得英文版从简体版上跨出一步,结构紧扣我所框定的三个阶段。前言把为什么在某阶段要注意这些内容、特点何在、香港建筑的意义都说了,要有什么理论,都在前言里,而各章节则写那一类的建筑类型和实例。 每一章都有结论,这样便于总结该章。 在每一章的最后,我加了段个人的经历,personal encounter. 如写公屋的,就写我走近公屋的所见和感想,写 “从上海到香港” 的那批建筑师,我则描写上海外滩到工务局,陆谦受一路上大概看到些什么。写到“国际化”的,则写我1989 年第一次从上海到香港,看见的都市景象如何让我惊讶。写作者总是有一个平台的,他站在什么地方什么角度看,如何去感受,以什么为评判标准等等,在这里都表露了。这种书不是博士论文,可以写的更加人情化些。 大部分比较像样的英文出版社,都有审稿一环。如果是大学出版社,一般要全书盲评审稿。一般的,至少要看2-3章。衷心感谢审稿人的支持和鼓励,这本书可以通过 Springer 出版公司走向英语读者。Springer 公司是出版科学和社会科学书籍的百年老店,1999年出版了Frampton 和张钦楠先生联合主编的 “20世纪世界建筑拼图”,一套丛书10几本,影响很大。 目前,世界上有一万多家大学和研究机构订阅 Springer Link。你只要在这个大学的网上,就可下载Springer 的大部分图书和期刊,包括本书。 Springer 的书,已经规定了尺寸,16.6 x 24cm, 封面有4个版式供挑选,然后作者提供一张图,我挑了现在这个式样,给了张高楼的图。封面字体大小,内页的字体段落大小、插图文字的标点符号,都是固定的,章节次序、参考文献格式也是按照公司的规定,作者只需跟从。 一般的作者,喜欢将“文艺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cademy, Books | Tagged , | 1 Comment

申请者读 Applicants please read

Facing the inquiries about my study, I list my main publications in three categories: architecture of the Greater China; cross-border practice and cultural transfer; and design strategies of high-density environment. Applicants of Ph.D. student and research assistant (RA) please rea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cademy, Books | Leave a comment

《营山造海 – 香港建筑1945-2015》Transforming the sea and mountain – Hong Kong architecture 1945-2015

1980年代,我国改革开放的初期,先进的西方远在天边,香港是就近学习的模式,管理经验、建筑环境和学校教育,都传授到内地。那个时期,无论是香港的经济和建设,都达到了高峰。1990到1993年出版的几本中英文书籍,记录了香港直到1990年的建筑和发展。之后,我国内地的建设逐浪热潮。从21世纪初开始,关于中国城市建筑的中英文书籍大量涌现,“中国建筑”成了学术热点和显学。在中国建设的大潮中,香港及其建筑自然退到边缘。2006年起,香港本地出了些建筑书籍,但都不足于全面反映此地的建筑状况。 香港战前100年的建筑,留存不多,质量普遍不如上海。香港的真正发展,起始于1950年代,1970年起,进入飞速上升轨道。对1970年以后建筑的记录,目前的书籍杂志,都仅在实例介绍。有鉴于此,我想把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香港建筑梳理一下,我的视角是从大中华和世界看香港,哪些有价值,哪些可以略过。香港的限制境遇和设计策略,可以贡献于世界。在规划和城市研究的国际期刊上,香港理论和案例出现的频率是相当高的。人在香港,有的东西,想起来就去现场看或拜访人,比较方便。 经过断断续续的 4年时间,写成初稿《城境 – 香港建筑1946-2011》,此书2014年7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在香港和台湾,颇受欢迎。目前第三次印刷版已经面世。 学生、朋友和前辈看了此书,有的提出宝贵意见,有的提供新的线索,因此又积累了不少资料和心得。《营山造海 – 香港建筑1945-2015》 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上,经过一年时间发展起来。 有人说,这是“加强版”,英文就是 consolidated edition. 这一版增加了一章,将11章分为三个部分,置入战后到1971, 1972-1997及 1997年以来的三个部分,每个部分有自己的重点,各章以建筑类型为主,所有的类型都一直讲到最近,使得材料比较综合丰富。书末的大事记,记录了建设过程的每年事项,使得各章节不必面面俱到。 这本书谈不上学术,如果要“学术”的话,每章都是一个博士论题,还需要几个人、几年的时间来研究。我只是把所知道的事情梳理成一个大纲。 写这段时间历史,首先要把事实搞清楚,把何时何地发生过什么、牵涉到谁、如何发展等等搞清楚,条理地写下来,对学术就是种补白的贡献。香港建筑,其实从来不受什么理论的摆布,有的建筑,会有这样那样的倾向。实用主义,也是“主义”之一。你到旺角铜锣湾上环大角咀走一走,就知道寸土寸金的意义、高密度和建筑规管在香港的迫切。 再宏观些, Ackbar Abass 等对香港资本主义的批判、Manual Castell 等对公屋和公共消费的评论、David Fauer 等对殖民地和去殖民化的研究、 TOD、关于空间消费和生产、公共空间公众利益等的研究,对香港建筑的思考,都有帮助。我们的研究小组,在这些方面,已写了些文章,部分已经在海外和内地期刊发表。这也反映在本书的写法、说法和实例取舍上。另外,建筑书总是要写到建筑实例和设计手法,这些实例,有数据、描写和图照,因此就总是形而下的产物。 简体版书得到支社长的大力支持,稿子于2015年4月下旬交到出版社,开始排版,照规矩不能再改了,但我脑子里时时会泛起些新的想法,所以就这里加那里改的,同济出版社北京分社的秦蕾、杨碧琼两位编辑,一次次容忍我的修改,她们和我一样,都期盼完善和精品,感谢两位美丽姑娘的耐心细致、精益求精和无限创意,仅封面设计就搞了好几轮出了20来个 方案。版面上的文字或纠错,则从5月份一直改到上印刷机前的11月份。封面上的四个字是我九三老爸写的,网上200多位朋友就封面设计提出宝贵意见,所以这个封面也是民意的结果,谢谢大家。 《营山造海》交稿,英文版开始投石问路,过去七八个月,收到一些海外匿名评审者的意见(评审者多是学者,对香港好像都比较熟悉),有的严厉如疾风暴雨,海外学界对香港建筑题材的看法和期待,和中国读者不同, 也促使我重新整理和思考。在繁体和简体版中,都没有全面描述私人发展住宅,当时觉得没有地方挂放。英文稿去掉了中文稿的两个章节,增加了私人发展住宅及发展商的章节。 有些图和统计计算,需要更新。 英文版除了和外国的理论挂钩外,也增加了较多的个人(flâneur) 式的观感,这种东西,中国人看起来,毫无价值。但英文学术书上有先例,读来生动,我也学了下。反正中文稿没改到、最近新想到的,全部进了英文稿。感谢国际学者们的评审意见,A contract was signed with Springer. Manuscrip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cademy, Books | 2 Comments

《城境 – 香港建筑1946-2011》Contextualizing Modernity: Hong Kong architecture 1946-2011

book, Hong Kong, architecture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Books, 生活琐事 | 3 Comments

书的困惑 Burning the books

人类的知识和信息,本来是靠书本来传承送递的。20年前参观过英国牛津、剑桥的一些学院,那些图书馆里森森四壁,中间一些阅历桌,旁边的书架、阁楼都要木梯上下,看了令人肃然起敬。英国19世纪末Art Nouveau 中坚建筑师麦金托许(Charles Mackintosh)设计了格拉斯哥艺术学院,那里面的图书馆,全部高背椅,垂直的深色木条装饰,配着长条窗和半透明丝织窗帘流苏,是那样雅致。那是理想图书馆的原型。欧美的大学、市立和社区图书馆,书香四溢,都让我流连不舍,那些大小厚薄的书汇成行、汇成河,你终其一生,大概就为其中贡献几本吧。 另外,我看过的图书馆建筑中,也有很多的精彩之作,例如温哥华、旧金山、圣安东尼、阿姆斯特丹和昆士兰的市立图书馆,一些小图书馆,设计得也很有人情味。这是另外个话题。 物质的世界、社会的活动,如果没有纸质的书或材料记载下来,物质毁了、事情过了,也就烟消云散。有些书,整本就记录了一座建筑,如何建议、筹款、设计、建成等等,因着那些书,我们知道了那个房子或事件的始末,了解了那段偏远历史的背景。前后翻阅,你会对那本书也升起感情和依赖。人们经常参考引用的书里面,英文的普遍会比中文的,有更长久的生命力,这取决于西方作者、编者的态度和方法。 香港是个文化沙漠,而且他的书,不大容易流到其他地方。所以人家早就说过,香港出的书只能卖400本。而且每况愈下,以前有很多出英文书的公司,现在多数消亡,连香港的牛津大学出版社也只出中文书。 1999年,我写的‘中国建筑实践’,中英文版,售价180元。一年就卖了5000本,出版商赶紧重印。很多公司的办公桌上,都放着这本黑皮书。学生去公司报到,说我老板桌上,就放着你的书哇。 这几年,我在内地出的几种书,据知销量在2000本以上,出版社不亏本就好。 2006年,同济出版社推出拙著‘全球化冲击:海外建筑设计在中国’,我把他再写成英文。香港三联书店总编小姐知悉,动员我把书交给他们出版。我想,三联是香港最大的出版公司,销路应该是有的吧。此书2010年10月,以繁体、简体、英文三种版本面世。英文版,198港币,24.95美元;繁体,98元;内地简体版,好像是40来元。到了当当网,可能更便宜吧。 三个月后,三联给我张单,写着540本。我想照这个速率卖书,也不坏啊。最近,又去打听下,说是那发往分店的540本,一年后给退还了100多本。英文书一共卖掉60几本。这60几本,是不是包括我自己买的20来本?不敢问下去。 ‘香港只能卖400本’,在我身上应验。三联在印书前,就将简体版权卖给了上海的公司,那简体本卖得如何,我完全不知。 如果书没有人要,这书的传承递送意义就完全没有了。以前一位做了一辈子出版社的前辈告诉我,如果书卖不掉,唯一办法就是烧书,因为压在仓里,也是钞票。我听了吓一跳,要烧书的话,不如我弄部车子拉走算了,送送人也好啊。现在送人书,人家还要看面子才收。香港的房子这么小,放书的那块面积,比摞起来的书,不知贵多少。以前人家月月给我寄杂志,我感激之余,求爹爹拜奶奶才把那些个杂志停下来。在这个网络的时代,人人终日面对电脑、ipad和脸书。纸书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但我还想写下去吧,只写给自己和小圈子看。

Posted in Books, 兴趣 | Tagged , | 21 Comments

时代记录 Before their perishing

Imported architecture, China, globalization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cademy, Books | 9 Comments

写程院士 Academician Cheng

Chinese architecture, architect, prominent figure, design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cademy, Books | 1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