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战连败 Tomorrow never dies

城市大学 创意媒体大楼

        安藤忠雄‘连战连败’这本书,出版于2001年,时近60. 安藤是建筑界举世公认的成功人物。这本书是根据他在东京大学的讲座整理的,讲座的总题目,就叫‘连战连败’,他说自己过去三十年,计划方案和设计竞赛,多以失败告终… … 安藤的事迹不必在此赘述。如果安藤是‘连战连败’,那世界上的人们都是不战而败,简直没法活了。

        建筑设计竞赛,始终比较残酷。几个月的呕心沥血,做得再投入,盼望再殷切,一家伙上去,没了就是没了。若干年前,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国际设计竞赛,投稿者上千,我的同事进了前50名,而Zaha Hadid 却落在200名外。我们学校的媒体大楼设计竞赛,Rem Koolhaas, David Chepperfield 的方案也未选上。香港的政府大楼设计竞赛,许李严做的最好,李伯斯金的设计,简直令人恶心。

       去年的 Open Building 国际设计学生竞赛,我们的学生,2组打进前10名的shortlist, 10个方案放在网上,我对学生说,我们还是平常心吧。后来,一组拿了第2名,另一组名落孙山。

        我在香港教过的学生,大概在1200人以上。每一届都有些冒尖学生。有些尖子,什么功课都是A+, 偶尔一科拿个A,旁人看了还奇怪。这些尖子,我都教过,他们的工作态度、各阶段的成果都大大超出学校的要求,不给他(她)A+, 你还能给他(她)啥分数。这些学生,都是聪颖懂事且及其勤奋自觉的孩子。他们毕业后,报考名校硕士,考建筑师牌,都比较顺利。到了名校,也一样优秀。他们的成长过程,我虽也助过一臂之力,但主要还是靠他们自己的表现。

         这样的尖子,在一个70人的班里,大概2-3个。读建筑学的同学,其实都很用功,全校的专业,就数这个吃力。到了硕士阶段,粥少僧多,挑挑拣拣,一半以上的学生,在本地升不上去。许多学生,不畏艰难,连战连败,精神可嘉。 老师的境遇,和大多数学生差不多。出去比武,满腔热忱,偶有小胜,多数头破血流、鸭蛋而归。这个世界是讲机会的,也是论武艺的。好好总结,端正心态,虚心学习,连战连败,连败连战吧。

Advertisements

About Charlie 阿理

上海弄堂长大,云游漂泊一生,栖身南国小岛,渴望自然和自由的空气。 Perched in the Southern China Sea and long for breeze and fresh air.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Academy, 人生感悟.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4 Responses to 连战连败 Tomorrow never dies

  1. 指尖飞扬 says:

    这行业,竞争也蛮残酷的。

  2. yanqiyu04 says:

    很佩服那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精神!
    阿理教授桃李满天下,经过你的点拨,才会有这么优秀的学生!

  3. 7 says:

    這個房子總於落成開放了啊。下次來一定要和Prof同走獅子山下那些山路,當面再聽聽老師對香港公共建築建造的見解。聖誕節剛剛參觀了柏林的猶太人紀念館,覺得室外的建築手法其實並不和室內展覽空間相協調,流線也比較糟糕,不知道這個如何。
    還有就是想知道CityU那些教學樓擴建完成的怎麼樣了。

    • 7小弟,这房子现在有两层已经在用,其他还在搞内部装修,今年9月开幕。李伯斯金本人来参加典礼。这里面有许多空间不大好用,要用家慢慢去适应。学校想让建筑学专业搬进去。多数老师同学赞成,但我觉得爬山太吃力,路途太长。 那山上的羊肠小道又难走。
      李伯斯金的设计,反正自成一派,现在生意滔滔。要使用者去适应他。城大教学楼扩建,现在还在地基阶段。但2002年秋,必须投入使用。那时候,香港搞四年制,学生增加很多。

      • 7 says:

        搬到新地方好阿,你们那个地方太拥挤了,评图的地方也没有一个。到了新地方,招生形象也好很多阿。而且建筑学学生喜欢通宵,新地方离开宿舍也很近,嘿嘿。

  4. sam sam says:

    do you know the english title (if there is english title) of this Tadao Ando’s book?

    • Hi, Sam. That book is Japanese, published by Tokyo University Press, then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I don’t think there is English version. When we meet next time, I send the book to you. Another book is 安藤忠雄谈建筑。

    • Sam, Libeskind has an autobiograph, titled ‘Breaking ground’. There is a Chinese translation, 破土。It is worth reading.

  5. sam sam says:

    thx Dr Xue, I have the libeskind’s book. I haven’t read much Tadao Ando’s book really. ‘连战连败’ sounds good for me.
    I will come Hong Kong in early July, will call you for a drink if you are arround.

  6. 凤舞旷宇 says:

    这第一张照片看得真奇怪!
    建筑我是门外汉,不在大师面前班门弄斧。
    不过觉得这东西同艺术一样,各花如各眼。
    就算被淘汰也未必不是好作品,或许过上一阶段又复出成功也未可知。

  7. 这房子为啥要搞那么多角度?是为了故意显示与众不同还是有啥与专业搭介的实用价值?是不是造型另类怪异让人产生好奇性?

  8. 無名 says:

    老師所言極是,不只設計比賽,現實社會一切都殘酷。
    建築路途漫長,我們做學生的,只有不斷嘗試,望一天能成就夢想。

  9. wmjina says:

    明师出高徒。阿理教授如此兢业,带出的学生肯定错不了。
    建筑设计这碗饭不是那么好端的啊!

  10. wmjina says:

    今天进来很顺,赶上了好时候。
    http://blog.sina.com.cn/wmjina

  11. GARDENER says:

    国外建筑设计的竞争成就了他们的生存能力,据说欧洲有时一个规模并不大的项目会引来成千的事务所竞标。大师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中脱颖而出。佩服。

  12. 园丁老师,做咱们这行,就有点像电影里的,比武,踢馆,有什么真水平,都要放上来瞧瞧。

  13. 快乐舛儿 says:

    桃李满天下!敬佩阿理教授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